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好,中国反色情网欢迎您!

《传统性道德的自然科学本质》之一二小节

时间:2018-01-29 17:14:03 来源: 作者: 点击:

  朱 琪  著
 

第一部分
 
传统性道德的自然科学本质
——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性科学
 
  在优秀传统文化庇荫下的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地持续生存发展了五千年,当今已拥有十四亿子孙,因而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且文明从未中断的唯一历史悠久民族。中华文明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传统文化蓄积着璀璨而又厚重的历史文化精华,传统性道德便是蕴含着丰富科学内涵的瑰宝之一。传统性道德对于保护生殖健康,避免遗传疾病,防止性病,维护婚姻家庭稳定,抚育和教养后代健康成长,以及促进社会和谐安定,提高人口素质,保持人口数量,保证民族体质进化和社会文明进步的可持续生存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重大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完全有理由断言,没有传统性道德,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中华民族。就整个人类而言,所有历史悠久的文明民族,同样都有着传统的性道德,否则也就不会有当今的文明人类。
  道德是一个属于人文学科范畴的概念,然而传统道德的成因和功能,却有着丰富和深刻的自然科学内涵。中国古代关于“天人合一”,“天理”和“人伦”,以及非分“人欲”的深邃哲理探究,实质上是围绕着自然规律展开的。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礼记·乐记》就有“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的精辟论述。至于所以能产生《礼记》这样的古代传世经典,决非一代先贤的智慧,而是蕴涵着千百年前更早、更多往圣的思想精华积累,例如商代太甲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的至理名言。甚至还包含着尚无文字记载时期,更早的口传文化。在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基础上,一脉相承的中华传统文化才有了近古“存天理,灭人欲。”的训诫和“淫为万恶之首”的警世之言。
  就性的欲念而言,从古代中国的房中术,到当今西方的金赛主义性学,尽管各自标榜着养生或健康目的,实质上却都反映出为满足对性愉悦享受的非分追求,而发自本能潜意识的合理化托词。可是性愉悦毕竟只是性的外显,也是最吸引人注意的表象。并且恰恰是这种令人销魂和丧失理智的表象,掩盖了隐藏于深层的生物学内涵,即性的生命本质。
  “万物同源,万事同理。”从古今世界来看,如果说两千年前房中术臆造的“黄帝御一千二百女而羽仙”(注释:“黄帝御一千二百女而羽仙”孙思邈《千金方·房内》。此系古代房中术假托黄帝之名编造的纵欲成仙得道的神话。房中术源自《道德经》道家学说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道家与儒家一样都是无神论,不可能相信鬼神,“御女多多益善”的纵欲主张,全违背老子崇尚无为,寡欲的节欲思想。《道德经》并没有房中术和纵欲内容。《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第五十五章“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抟。骨弱筋柔而握固。……”的论述都是崇尚节欲的思想。可见“黄帝御一千二百女而羽仙”之说,不但从老子著作中找不到依据,而且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的伪作。)神话是古代的性荒诞;那么金赛主义的“性自由”合乎“人性解放”就应是现代的性愚昧,而《金赛报告》更称得上是引发社会淫乱的伪科学之最。一古一今,一中一西,两者都是从追求非分性愉悦出发,“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的历史和现实写照。作为违逆自然规律的非分“人欲”追求,勾起居心叵测的写作动机,或者欺世盗名假托黄帝的盛名;或者作伪欺骗,编造虚假数据,杜撰荒谬理论,炮制危害无穷的诲淫伪科学,流毒于世,教唆色情淫乱,祸害天下苍生。
  古代中国,历朝历代的大小帝王难于胜数,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更有后宫佳丽三千,乃至上万,御女何止千二?尽管时至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有人效法“御一千二百女而羽仙”,然而只闻桀纣下地狱,岂见一人上南天?
  再看今朝天下,全球亿万众生沉湎于“性自由”欲海。欲海难填,有欲无情,有性无爱,异性同性,随兴而交;未婚怀孕,性病猖獗,家庭解体,社会不宁;血亲乱伦,道德沦丧,禽兽不如,天理难容。“性革命”招致的人欲横流,损毁了作为社会稳定基石的婚姻家庭结构,正在全面破坏人类赖于生存发展的社会生态平衡,世界已经因放纵淫欲陷入一场空前灾祸。
  纵观有文字记载以来的数千年人类文明史,为什么荒淫无度的色情纵欲,贻害无数英雄身败名裂,祸殃大量王朝衰亡倾覆?为什么当今所有历史悠久的文明民族,都曾独立形成过核心内容雷同的严格性道德?历史上,人类对性行为的约束为什么要如此严厉,数千年来如此长期坚持不懈?何以中国古代会有会有“存天理,灭人欲”和“万恶淫为首”的古训?自古以来,无论是性的禁忌、道德,还是法律有多么严厉,而男人放纵性欲,多配偶,骚扰和侵犯女性的非分行为,始终难于改变。究其原因,便是隐藏在性行为深层的本质在作祟。其结果是害得个人、家庭和社会,民族和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得安宁,而世人所能看到并重视的,无非是外显的性愉悦。
古人和今人都乐此不疲地追求性愉悦,但是都难免经受性的困扰和煎熬,都不得不忍受性的惩罚,而且还都在孜孜不倦地研究性。但由于研究的仅仅是性的表象,两千多年来也仍然是从表象到表象,始终停留在表面,涉及不到本质。到了近代,未能透彻理解非分欲求才是“人欲”,才是“淫”的世人,竟然混淆“性”与“淫”的区别,将“存天理,灭人欲”曲解为“存天理,灭性欲”,把“淫为万恶之首”歪曲为“性为万恶之首”,然后妄加批判,指责其为灭绝“人性”的禁欲主义。以致越研究,越糊涂;越批判,越混乱。性问题反倒因此更多,更复杂,也更难于解决,终至人欲横流越演越烈,却罕见去探究深层次的作祟者,以至难于从根本上找到答案。
  人由古猿进化而来,与动物一样,欲望的生物学意义在于驱使和引发动物的生存行为,生存行为激活相应器官系统的生理反应,在生理反应的过程中产生心理愉悦。当生理过程完成,生存活动目的达到特定环节时,心理愉悦随即达到顶峰。所以欲望,生存行为,生理活动,心理愉悦与实现生存活动目的是有着一致性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整个生存活动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欲望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复杂和完整的生命生存活动,而绝非单纯获取愉悦。
  割裂完整生殖生理过程的“性与生殖”一词,尽管是现代创造的术语,却源自远古发情期消失时,原始人类出于原始生殖本能追求性愉悦的非理性行为。这种错误行为出现于人类对生命生殖繁衍的自然规律尚无认识的历史年代,完全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原始先民没有生殖健康知识,缺乏理性,不可能抗拒强烈的性欲冲动。这一源自远古的,由进化矛盾引发的历史性错误行为,开始割裂了由自然选择形成的完整生殖生理自然过程。然而今人却毫无科学依据地虚构了一个有别于生殖的“性”概念,为了追求非分的性愉悦满足,有意识地违反自然规律,以伪科学理论强行把性从整个生殖生理过程和繁衍抚育后代的生命传承历史使命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可与生殖和繁衍分离,专供享乐的独立因素,最突出的时髦典型就是美国的《金赛报告》。这一伪科学的诲淫理论,加剧了性与生殖分离,直接促使人类遭受的性困惑和灾祸越演越烈,直至令今日世界陷入史无前例的极度性混乱状态。
 
发情期形成和消失的重大生物学意义
——人类发情期消失的进化因素
 
  原始生殖本能有着狂野无序的生物学特性,发情期确立了自然生态下动物有序的生殖活动周期,具有维护种群求偶活动秩序,调整生存于自然生态环境下哺乳动物的生殖行为,保护种群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以及保证哺育后代健康发育成长等的自然保护机制。对生存于自然生态环境中的有性繁殖动物,有着极为重要的生物学意义。
自然选择机制,对动物体内性激素水平进行周期性调节,形成的发情期是有性繁殖物种对自然生态环境的适应性进化结果。由于动物能够获取食物的季节性很强,只有在食物丰富的季节出生,能获得母兽充足乳汁的幼崽才得以存活。动物种群在漫长的生存过程中,总会有少数个体发生内分泌失调,出现性激素水平在非发情期增高的现象;个别动物偶尔还可能发生与发情期相关的基因突变。此时,种群里会出现发情期偏离正常的个体,因为没有求偶机会,不可能留下后代。即使雌雄同时有多个个体因此发情,有机会求偶、怀孕,产下幼崽。但是适者生存,由于不在生育季节,食物匮乏,极少能有生存机会。凡是生不逢时的幼崽都会饿死,它们父母的遗传基因也就随同夭折的幼崽一起被自然选择淘汰,物种留下的都必定是有同一发情期的种群。因此物种固有的发情期会长久保持稳定,种群得以保持有序的生殖繁衍活动,生生不息。
发情期是普遍存在于有性繁殖脊椎动物中,有规律的周期性生殖活动现象。发情期来临,成年动物生殖行为有静而动,立即变得非常活跃。尤其是发情的成年雄性,几乎集中全部精力,以狂热的激情,不遗余力地投入追逐雌性的求偶活动。
  动物并无生殖意识,全然不知道这是在履行传承生命的历史使命,仅仅受不可抑制的强烈性欲冲动驱使,为发泄性欲获取性愉悦而追逐和争夺雌性。雄性动物的争偶行为野蛮,狂暴,甚至会发生不顾生死安危的殊死搏斗。然而即使在发情期,成年雄性也只对发情的成年雌性求偶,并且本能地不会侵犯不发情的雌性,。受性激素水平低下的限制,未成年的雌性和雄性动物都不发情,它们不可能有两性行为。未曾发情的成年雌性和不可能发情的未成年雌性都不会受到性侵犯。
  发情期结束,成年动物的求偶生殖活动随即停止。包括怀孕和未怀孕的所有成年雌性,还有幼年和未成年雌性的生殖健康就更加安全。在猿类的种群中,即使雌性并不同时进入发情期,成年雄性也不会主动侵犯虽成年但未发情的雌性,包括处于妊娠期,分娩和产褥期,以及哺乳期的雌性。发情期就这样保护着动物的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
  进入非发情期后的成年动物,不再有求偶活动,种群的生殖行为处于停息歇状态。此时,发情期频繁的求偶活动,已经使绝大多数健康成年雌性怀孕,此后的整个妊娠期,分娩期,产褥期,哺乳期,均不可能受成年雄性的性求偶活动的骚扰,保证了怀孕雌性在整个怀孕期,分娩期和产褥期,以及哺乳期间的生殖健康和安全,也有利于后代的健康成长。哺乳动物的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因为有了发情期的存在而得到保障,因此发情期是由自然选择机制形成的,哺乳动物生存进化所不可或缺的重要生物学性状。
  哺乳动物的发情期时间因物种而异,不同物种的周期长短不一,形式多样。其共同特征在于只有到了发情期时,成年动物才有求偶行为。雌性一旦怀孕进入妊娠期,发情随即终止,失去性欲,拒绝求偶行为。物种妊娠期的长短,则与怀孕雌性在食物丰富的季节到来时,开始分娩生育契合一致。
  在自然生态下,非发情期的动物没有性欲,性行为与生殖活动完全是统一的。不存在与生殖无关的性行为,也不存在追求与生殖无关的性愉悦。不仅仅是性欲,在自然生态下生存的动物,食欲有饱腹感的调控,性欲则有发情期的调控,任何生理欲求都存在着由自然选择形成的自然调控机制。
  动物按先天本能行事,没有理性。不难设想,如果动物也像现代人类在失去传统性道德约束时的性行为表现一样,生殖活动没有发情期调控,而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可能发情求偶。在这种情况下,具有主动侵犯性和多配偶本能的雄性,就必定会毫无理性地把求偶对象指向任何雌性,就像侵犯成年雌性一样,侵犯无论是处于怀孕期,甚至分娩期和产褥期,以及未成年雌性。侵犯分娩期和产褥期雌性极可能引起产褥热而死亡,此时幼崽也必定因失去哺育而随同母兽夭折。未成年雌兽遭受性侵犯,则会引起生殖器官感染,即使不死而有幸存活,也很可能失去生育能力。没有发情期的调控,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就得不到保障,物种将不能保持繁衍兴旺,最终因体质退化羸弱,失去生存竞争优势,陷入生存危机而灭绝。
  原始脊椎动物在形成生殖本能当时,是与动物生存活动所处的自然生态环境高度相适应的,具有强盛的生存竞争优势,因而得以为自然选择所保存。原始脊椎动物适应环境能力差,缺乏自我保护能力,极有可能是形成于没有四季之分的热带或附近水域。在那里,稚嫩脆弱的生命可以不受冰雪严寒的威胁,整年都可进行繁殖后代的活动。并且原始脊椎动物没有保护后代能力,不可能保护刚出生的后代,但由于生殖数量非常大,即使存活率很低,仍然能持续繁衍。随着动物进化,物种增多,新物种的生存适应能力增强,生存环境的范围扩大,生存活动的条件也相应发生变化。例如开始进入四季分明的温带地域。可是一到冬季缺乏食物,动物无法繁殖。如果动物因此失去原始生殖本能,就会因此灭亡。自然选择只可能对产生引起性激素分泌生理功能改变的基因变异个体进行筛选,而决不可能改变其原始生殖本能。因为原始生殖本能改变不仅意味着生存竞争优势削弱,生存能力减退,更意味着生命的消亡。与此同时,随着进化,动物的体型变大,形态结构越来越复杂,胚胎发育时间延长,生殖数量减少,后代出生后需要亲代保护。然而雄性动物原始生殖本能的遗传保守性极为稳定,基本上不可能改变。而自然选择只可能在动物进化过程中,改变动物对自身生殖行为进行调节的内分泌机制,才能形成有规律的发情周期。
  由热带进入温带的物种,仍然整年繁殖,冬季及冬季前后出生的后代往往都会饿死,连同它们双亲的遗传基因一起消失。自然选择的这种淘汰机制,对迁徙过程中的物种进行反复筛选,促使这一迁徙物种最后只留下食物丰富季节出生的后代种群。
  动物的迁徙并非在一朝一夕之间发生和完成,而是经历一个相当缓慢的长时间迁移过程,发情期就在缓慢迁徙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否则迁徙就会失败。遗传保守性极为稳定的原始生殖基因不可能动摇,而内分泌生理功能则有可能改变。在发情期形成过程中,当淘汰了第一个冬季及冬季前后出生的后代以后,种群的遗传基因并未改变,第二年东冬季依然会出生一批被淘汰者。就在年复一年的淘汰过程中,偶尔会出现与神经内分泌系统调节性激素功能相关基因发生变异的个体;与此同时,种群中也会陆续出现性激素分泌功能生理紊乱的个体,其数量多于基因变异。两者的共同表现为性激素水平发生波动,水平低时不能发情,高时则发情,但发情时间参差不齐,存在个体差异,发情没有周期性,也可能有不规则的周期,呈无序状态。但是其中也可能出现少数平时性激素水平低下,动物不能发情求偶,而在到距离食物丰富季节前相隔一个怀孕期左右时,性激素水平骤然升高,动物开始发情求偶的个体。当在邻近的日期内同时或先后出现雌性和雄性发情时,就会有怀孕生育可能,于是生育期正值食物丰富季节。诚然,这样的几率极小,可是后代的生存机会大,有可能形成最初的发情期,也就有了生存竞争优势。尽管刚呈现的发情期尚不稳定,它们的后代会继续受到自然选择代复一代的筛选,它们的后代繁殖得越多,生存竞争优势就越强,成为优势种群,最终形成有发情期的物种。
  形成内分泌系统生殖激素周期性调节功能,出现有规律性生殖周期的种群,也就是具有发情期的种群,具备了适应温带气候的生存竞争优势,就成为自然选择保存下来的新物种。无意识的自然选择是最现实和最精准的,在有性繁殖动物适应于温带地域生存的发情期形成的同时,除了可以满足生育期的食物需求,也形成了保护动物生殖健康和生育的安全机制。
  发情期使哺乳动物的生殖活动有序化,有性繁殖动物在发情期的求偶行为,是一种由自然选择机制形成的先天本能。如果没有发情期对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的保护机制,哺乳动物的生育繁衍就得不到保障。
  早期原始人类,与地球上所有哺乳类动物一样具有发情期,然而唯独现代人类没有发情期。现代人类没有发情期是一个早已客观存在,且无可置疑的事实。虽然现在有个别猿类没有发情期,但并非高级猿类,而原始人类的祖先是远古高级猿类的一个种群,而所有高级猿类至今仍具有发情期。因此早期原始人类具有发情期是合乎进化论的常识性推论,据此作出的判断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当然人类发情期消失,既不是上帝对人类的恩赐,也不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而是从猿到人进化的必然结果。
  动物的原始生殖本能是生命最最核心的生物学性状,植根于动物的遗传基因程序,属于代代相传的非理性先天本能,每一代的个体都与生俱来,生而有之,极为稳定,无需后天学习。物种的原始祖先进化历史越长,生殖本能的遗传保守性就越稳定,基因的自然表达就越顽强。只要这一物种或物种进化后形成的新物种继续存在,生殖基因基本上不会改变。就现代人类而言,远祖是生存于自然生态环境中的灵长类哺乳动物高级古猿。原始人类的生殖基因就源自400万年前,开始向人类进化的高级古猿的一个种群稳,而高级古猿的生殖基因,又源自2亿6前万多年前的哺乳动物祖先。至于哺乳动物的生殖基因,更是祖先爬行动动物的祖先,有着4亿年历史的水生早期脊椎动物鱼类。如此不嫌其烦地追溯人类生殖基因的历史,目的在于剖析当今人类非理性的原始性本能的遗传保守性为什么如此稳定,其基因的自然表达为什么如此顽强,为什么难于被万千年来的文明教化所撼动?原因皆在于有着4亿年以上的久远历史。
4亿多年前的水生脊椎动物一路进化,历经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又从低级哺乳类,经猴类、猿类、早期原始人类、晚期原始人类,直至我们当今的现代人类,作为生命最本质和最核心的原始生殖基因,其程序结构依旧稳定不变。雄性近乎无限产生精子的生理能力,生殖行为的主动性和侵犯性,以及多配偶倾向等本能的遗传保守性稳定如当初。今天的男人在不受社会行为规范约束的情况下,也都会像野兽一样野蛮、粗暴,甚至疯狂到不顾死活,以不可克制的激情和冲动表达出来。几亿年来的脊椎动物一直都如此,当今现代人类在失去社会行为规范约束后也仍然一样。
  动物的原始生殖本能为什么如此没有理性?原因虽然深奥,但是却很单纯。任何动物在性成熟后必须尽一切可能履行生命传承的历史使命,如果不能繁衍后代,就意味着历经多少亿年进化才形成的生命物质的终结。生命,这一唯有文明人类才能自觉意识到其存在价值的,最高层次的物质运动将因此不复存在。物质运动尽管是无意识的,人类以外的动物也意识不到自身的存在价值,但是物质运动规律,也即自然规律已经决定了生命物质顽强的生存能力,一种不可更改的基本自然属性。原始生殖基因序列既遵循着生命物质的运动规律,又蕴含着生命物质最核心的物质成分和特定的分子结构。
  水生脊椎动物在4亿多年时间里,所历经的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等各个不同物种进化阶段,分别处于不同的自然生态环境。被动的适应性生存活动,在环境的进化选择压力下,自然选择决定着不同物种动物的解剖形态和生物学性状,都会随之发生与生存活动相应的适应性变异。尽管原始生殖基因稳定不变,然而生殖行为必定出现适应性调整的改变。有性繁殖的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都已经形成与各自生存活动相适应的发情期。爬行类向哺乳类进化,哺乳动物生殖行为所继承的爬行动物发情期,在自然选择机制作用下发生适应性改变,形成哺乳动物的发情期。低级哺乳动物,向高级灵长类哺乳动物的猴类、猿类进化,最终形成了地球生物进化史上最后的,也即人祖古猿的发情期。发情期成为自然生态下动物的有序生殖行为生物学性状,有利于防止种群退化,保护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以及安全哺育后代。早期原始人类继承了高级古猿发情期,然而到了晚期原始人类和当今现代人类,发情期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明不白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哺乳动物在发情期时的体内性激素含量变化,决定了动物在发情期的生殖本能行为。先天的本能行为作为非条件反射,都是大脑皮层下中枢发出的欲望冲动。动物性激素水平是由位于大脑皮层下中枢的脑下垂体,通过神经内分泌机制调节生殖系统功能,对体内性激素水平进行周期性调控,使动物的原始生殖本能行为,包括发情、求偶、妊娠、生育和哺乳的生殖繁衍活动发生相应的规律性变化,以有利于动物的生殖行为更好地适应自然环境的季节性变化。发情期对于生存在自然生态下的动物,是一种极为重要的生物学性状。自然选择在动物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发情期,成为对有性繁殖动物生殖行为进行有序调整的自然生态调控机制。发情期的调控,也为动物生殖健康和生育安全提供了可靠保障,保证了有性繁殖动物的生存繁衍和进化,因此发情期对于哺乳动物有着生死攸关的重要性。
  发情期对所有哺乳动物都如此重要,对于人类应该也同样重要。但是人类的发情期为什么会在进化过程中消失?今人只可能通过追溯人类的进化历史去进行探索。人类的发情期既然会消失,必定有着重大的进化原因,并且可能是综合的,而不是单一的。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在人类进化的特定阶段,发情期成为阻碍人类继续进化的消极因素,而消失会对人类的继续进化有着不可取代的意义,否则就会与人类以外所有至今仍具有发情期的动物一样,没有可能消失。因此发情期消失肯定是一个对于决定人类进化有着特别重大意义的进化现象,并且当时存在着发生这一进化的环境选择压力,但决不可能是来自自然生态环境的选择压力,而是源自人类创建的社会生态环境选择压力。因为人类发情期消失的环境选择压力如果来自自然生态环境,那么同时生存于人类生存和进化环境中的其他哺乳类动物的发情期,就应该与人类的发情期一起同时消失,怎么可能不发生这种理应同步的现象?甚至怎么没有一个物种的发情期在此期间消失?
  因为发情期对哺乳动物的生存繁衍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在于生育期间有充足的食物,能够保证幼崽的乳汁喂养,以有序的生殖活动,确保生殖健康;并在非发情期后保证怀孕雌性的怀孕期,分娩期和产褥期的安全,以及保护哺乳期后代的健康成长。如此有意义的生物学性状对于人类同样重要,为什么唯独人类会在进化过程中会失去发情期?
  发情期是在自然生态下,由自然选择形成的动物适应生存环境季节变化,保证生存繁衍安全的先天本能,对于哺乳动物是不可或缺的。随着原始人类获取和储存食物,以及御寒保暖等其他综合生存能力的增强,繁殖和抚育后代对季节气候变化的依赖性减少,发情期的重要性逐渐有所削弱。
  生存于自然生态下具有发情期的早期原始人类,随着大脑进化,因智力开始提高而变得聪明起来的原始先民,获取和储存食物,以及哺育和保护婴幼儿的能力开始增强,繁育后代的时间,受能否获得充足食物和适宜温度等与季节相关因素的限制逐渐减少。自然生态环境中与生殖有关的发情期季节因素,对人类逐渐失去影响,发情期在食物和气候等方面的重要性相应减小,直到完全失去存在意义。
  与此同时,原始人类的迅速进化,躯干和肢体的解剖结构,特别是大脑皮层的组织结构和生理功能的日趋复杂,胚胎发育所需的时间相应增加。但是脑容量越来越大的胎儿,再也没有可能在子宫内完成大脑发育,因为胎儿头颅随着脑量的扩充持续增大,最后必然引起头盆不称,严重威胁分娩安全,致使妊娠期时间难于继续增加,更没有可能无限期延长。大脑皮层不得不在出生后继续生长发育,这就使得在出生后还继续生长发育的大脑,在生长发育的同时呈现功能,并在与后天社会生态环境因素的刺激交互作用下,随着大脑发育进程,形成循序渐进的学习和思维能力,完善知情意的整体综合心理功能。人类出生后的大脑继续发育,已经不可能不在与社会生态环境交互作用下进行,儿童躯体生长发育,心理发育和性成熟期,因为出生后大脑的继续生长发育而需要更长时间。人了与大脑进化相应的生存行为变得更趋复杂,独立生活需要具备的生活知识和生存技能必须依靠后天学习获取,所需时间同样相应增多。人类的迅速进化, 促使受发情期影响的生殖周期和世代交替周期延长,以至发情期逐渐成为限制繁衍后代速度和人口数量增加的消极因素。对于生活在自然生态下,食物来源不稳定,天灾频繁,饥饿,天敌,疫病,生存安全缺乏保障,婴儿死亡率高,青壮年夭折多,平均寿命短的原始人类来说,繁殖速度和人口数量和是决定是否具有生存竞争优势的重大因素。单胎生殖,怀孕期长达九个月,再加上需时十年以上,甚至还在继续增长的生长发育和性成熟期,对于人类来说,如此长的世代交替周期,凸显出发情期对人口增长速度的限制,严重影响着生存竞争能力的提升。这一切就构成了发情期对人类继续进化的重大障碍。
  就在人类生存进化的这一关键阶段,发情期逐渐消退,生殖活动受发情期的限制相应减弱。发情期从消退到消失, 将非常有利于加速后代繁衍,从而有可能使人口数量增多,生存竞争优势得以因此增强。
  自然生态环境下发情期的重大生物学意义,除了保证动物可以在食物丰富的季节繁育后代外,还在于动物在非发情期状态下没有求偶行为,从而确保了动物生殖健康和生育期安全。继承了哺乳动物发情期的早期原始人类,生殖健康和生育期安全同样要依靠发情期与非发情期的周期性轮回得到保障。完全依靠自然生态环境条件生存的早期原始人类,生存能力还不足于在食物匮乏季节生育哺养后代。这意味着在当时的自然生态下,因基因变异导致发情时间偏离发情期,或因内分泌功能出现生理性紊乱而在非发情期发情的个体,偶尔也能怀孕生育。然而由于食物欠缺,不能泌乳或乳汁不足,也缺少防寒保暖方法,婴幼儿通常均会夭折。自然选择通过自然淘汰机制,淘汰了非发情期出生婴儿和他们父母的遗传基因,强化和巩固了发情期。
  随着原始人类大脑的初步进化,智力有所提高,开始创造和使用原始生产工具,生存能力逐渐增强,获取和储存食物,冬季防寒保暖的能力都逐渐获得提升,哺育和保护婴幼儿的能力也随之增强。与此同时,原始部落生活和生产活动的组织性也在增强,早期社会生态环境已开始同步形成,原始人类不再消极被动地完全依靠自然生态环境生存,而是在努力创造一个有利于人类生存发展,更可依靠的社会生态环境。从自然生态下改变自身以适应环境的被动生存,跨越到社会生态下改变环境以适应自身的主动生存,是原始先民在从猿向人进化的过渡中迈出的,决定未来命运的关键一步,也是最终逾越横在人兽之间的一道,为其他动物物种所不可能逾越的鸿沟。作为这一进化质变标志的历史性事件,就是性禁忌的确立促使人类发情期的最后消失。
  为了迈出这一步,说时虽快,那时却迟,至少经历了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的漫长岁月。在这一过程中,因基因变异导致发情时间偏离发情期,或因内分泌功能的生理性紊乱而在非发情期发情的个体,偶尔在非生育季节怀孕生育产下的婴儿,在原始人类综合生存能力增强的进化阶段,就有可能存活下来,而且存活率还会与原始人类的生存能力同步提高。非发情期生育的后代数量越多,原始人类人口的增长速度越快,数量越多,越有利于生存竞争优势的提高。此时,发情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重要性因此受到削弱,进而变得无足轻重,直至完全消失。发情期消失为人类消除了继续进化的障碍,但是也引发了原始人类的重大生存危机。
  随着发情期的重要性的削弱,发情期从逐渐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期间必定经历了一个极为缓慢的漫长过程。如果原始人类不能在发情期逐渐模糊消失的过程中,确立起保护生殖健康,维护生育安全,在哺乳期确保母子平安哺乳和婴幼儿健康成长的社会行为规范,亦即性禁忌。人类就没有可能形成克服发情期消失这一进化矛盾而灭绝。因此发情期决不可能是嘎然而止地立即消失的,人类进化史上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
  尤为重要的在于如果不能确立作为原始部落社会行为规范的性禁忌,原始人类不能用社会生态环境的后天习得行为规范机制,取代自然生态环境的发情期的先天本能行为机制,以保持生殖繁衍行为的有序化,发情期就不可能最后消失。发情期不消失,原始人类就永远不能完成从自然生态生存模式向社会生态生存模式的过渡。这就意味着原始人类最终为自然选择所淘汰;或者因没有可能跨越从猿到人的鸿沟,而只能够停滞在人猿阶段,依旧是保留着发情期的高级猿类,地球上也就永远不会出现如今的现代人类。性禁忌的这一特殊重大意义是绝对不容低估的。
  依靠性禁忌克服生存危机,成功完成向发情期消失过渡的原始部落,性禁忌必然会得到进一步强化。当性禁忌从强制性的被迫接受,到不再有人公开反抗而普遍接受,进而习以为常时,便成为部落的习俗。性禁忌一旦被习惯地自发遵守,就成为有利于生存繁衍的部落性习俗,原始部落社会的文明程度相应提高,生存能力也得以增强。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进步,到了古代社会,形成民族,建立国家,性禁忌逐渐发展成为性习俗和性道德,进而形成有关性与婚姻制度的法律。遗憾的是在数以万年计的漫长岁月中,尚无文字记载的人类,已经不可能对性习俗和性道德的成因存在任何记忆。古代文明出于生存需要,还能继续传承遵循。但是到了近代,自恃懂得“人性”的现代人,则视传统性道德为禁锢“人性”的桎梏。
  原始社会的性禁忌,以由性禁忌发展而来的古代传统性道德的成因均被历史遗忘决非偶然,因此而产生的消极后果,在于出现违反人类进化史的严重历史性错误认识,把人为割裂性与生殖的追求非分性愉悦合理化、科学化,普遍化、大众化,因而由此衍生出极为恶劣的社会淫乱色情危害。《金赛报告》和性革命是最突出,最典型的时代事件。
  之所以造成人类对性禁忌的遗忘,必有其深刻的的历史原因。其中最主要的是性禁忌从形成到消失,虽然对人类进化起到过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甚至怎样赞誉都不为过。然而尽管经历了极为漫长的数十万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沧桑岁月,却由于不可能有文字记载,以至没有能留下任何史料。至于仅有的太平洋岛屿和热带丛林残存至近代的少量原始部落,作为原始部落社会的“活化石”,但可资参考的性禁忌内容和数量过少,而且支离破碎。又何况不仅没有从积极的层面受到深入研究,相反被视为“性禁锢”,甚至从这些部落残存的原始性自由痕迹中,找到现代人类应该重获性自由的证据,因此更不可能受到正视。由于这些与世隔绝,脱离原始社会文明进步主流,以至性禁忌不能继续得到完善,原始性自由未被彻底清除,才造成了这些部落社会的文明进步迟滞。当整个人类已经开始进入现代文明时代时,他们仍然在荒岛和丛林里无望地苦苦挣扎,乃至苟延残喘至今。这表明,如果人类在约束和调控生殖本能的自然生态机制发情期消失过程中,不能同时确立起严格有效的相应社会生态机制,原始人类就不可能逾越从人到猿的进化鸿沟,陷于生死攸关的生存危机,而海洋孤岛和热带丛林的残存原始部落正是处于这种状态的不幸者。他们若是没有能被现代人类发现,仍然处于自然生态状态,那么等待着他们的最终结局,也只可能是继续无限期地滞留于这种可悲境地,直至最后为历史无情淘汰。尽管到头来,他们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始终一无所知。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本站动态 - 留言本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10 中国反色情网 版权所有 地址:石家庄市
冀ICP备09049186号